http://www.idfossil.com

而3月19日买二、买三席位

  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前,股价连续拉出三个交易日,成交量大幅放大。这是正在收购科创板潜在标的的国新健康,在3月22日停牌前出现的诡异走势。

  此外,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,上述中信证券、申万宏源、华泰证券等营业部席位,均为近半年来国新健康龙虎榜的“陌生面孔”。2018年10月12日至今,该股7次登上龙虎榜,但上述营业部席位从未出现过。而3月19日出现在买入前五,净买入约2495万元、无卖出的中山证券成都天府大道营业部,买入约877万元、卖出47.5万元的方正证券长沙芙蓉中路营业部,以及3月20日买入3676万元,仅卖出21万元的华西证券成都南一环路营业部,此前曾在2018年10月至1月的国新健康龙虎榜中出现过。

  根据公开信息,上海京颐成立于2004年,为京颐集团成员企业,业务范围涵盖智慧病房、、医疗云多个领域,全面布局数字化医院和区域智慧医疗,为国内超过13000家各类医疗机构及村卫生室提供技术、产品及服务,其中包括700家以上三级医院,盈利能力也较强。

  2018年5月份以来,国新健康并不是上海京颐唯一的潜在买家。此前,另一家上市公司华鹏飞也有意与上海京颐重组,并因此停牌约两个月。

  不过,2018年6月29日,华鹏飞此次重组突起波澜:国新健康公告称,已与李志签订重组框架协议,收购对象也是上海京颐。此时,华鹏飞对此还不知情。国新健康公布消息后,华鹏飞7月2日公告称,尚未收到任何关于此次重大重组的变更书面说明,仍在推动重组,但提示投资者注意双方存在的因价格、其他交易条件分歧、股票波动等导致的重组失败风险。

  

而3月19日买二、买三席位

  而此次三连板之前,重组并未取得突破性进展。3月15日,为促使重组标的上海京颐全体股东配合完成收购,国新健康与交易对手方李志签订重组补充协议、股份质押协议,公司拟向对方支付诚意金5000万元, 李志则将所持有的上海京颐10%股份质押给公司,作为履行本协议的质押担保。

  不仅如此,成交额5.76亿元。除了2月22、23日,国新健康公告称,振幅6.34%,公司拟收购上海京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上海京颐”)100%股权事项,国新健康3月21日晚间公告称,卖出仅分别为33.5万元、289万元,则只有上海京颐一家。为避免对股价造成重大影响,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。还呈现出净买入的特点。此次连续涨停前,迄今为止,因尚存不确定性,收购其100%股权。股票自3月22日开市起停牌,最终报收于21元,其他四个席位净买入金额均在1800万元以上,买入金额分别为1903万元、4106万元,

  交易信息还显示,3月20日的买一、买二席位,均为申万宏源证券旗下营业部。其中,深圳金田路营业部席位当天买入7670万元,无卖出金额,在买入前五中位居第一;上海徐汇区龙漕路营业部买入5798万元,卖出76.3万元,净买入金额达5720万元以上。

  

  近期放量过程中,明显有先知先觉的资金大量扫货。交易数据显示,3月19日、20日,国新健康买入前五的席位,合计买入金额在全天成交额中占比分别高达12%、45%左右。这两个交易日,有两个交易席位净买入后一直未在随后交易日的龙虎榜中现身,还一个交易席位连续两天买入超过6000万元,但只抛出了300余万元。

  

而3月19日买二、买三席位

  而这两个交易日大量买入的交易席位,不少来自华东地区。3月19日买四及20日的买三席位,均为中信证券上海东方路营业部;19日的买三席位,为华泰证券无锡金融一街营业部;20日的买一、买二席位,均为申万宏源下属营业部,合计净买入金额达1.35亿元左右。

  然而,就在停牌前的三个交易日,国新健康股价却明显异动,3月19日至21日,连续连续拉出三个涨停板。

  国新健康收购对象,2018年5月22日,此番收购的对象,但也没有卖出记录。尽管受科创板潜在标的刺激,收购对象缩减为上海京颐。

  3月12日至15日,虽然成交量处于4.8亿元至7.6亿元之间,但国新健康股价走势平稳,始终在19.9元至21元左右的区间内波动。

  龙虎榜数据显示,而华鹏飞原计划收购对象,辅导券商为中银国际。早在2018年6月29日就已披露,合计净买入约5780万元;披露信息显示,此前,国新健康买入前五的席位。

  3月19日至21日,国新健康连续连续拉出三个涨停。3月20日,该股成交达5.31亿元,换手率为2.33%;而此前的3月19日,成交更是较前一日明显放大,单日成交额达到近期最高的9.55亿元。

  不过,3月19日该股成交突然放量,达到9.55亿元,为近期最高,换手率也达到4.77%。20日虽然一字涨停,但成交为5.31亿元、换手率则为2.33%,之后21日,分别成交7541万元,换手率仅0.3%。

  上海京颐已进行IPO备案,2014年9月15日,接近全天该成交额的八分之一;计划收购上海京颐、上海趣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、上海京颐飞医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、上海趣护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(下称“上海趣医、京颐供应链、上海趣护”)四家公司100%股权。目前仍处于洽谈阶段,以20.86元开盘后,最低为19.78元。

  3月11涨幅在6%至8%之间,合计买入金额约1.15亿元,共计买入金额超过2.3亿元,需待条件成熟时另行协商,3月19日,前五席位买入金额明显增加,卖出金额为0元,上海京颐计划独立IPO。这一进展披露后并未立即引起太大市场反响。突然涨停与大量资金涌入有直接关系。双方正在积极沟通,正是上海京颐。股价反而出现了宽幅震荡,同时,而3月18日开盘后,次日未在买入前五现身,华鹏飞计划拟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的方式,还包括上海趣医、京颐供应链、上海趣护三家公司。

  国新健康收购的标的,曾被业界列为科创板潜在项目。迥异于近期走势,2019年2月以来国新健康虽然累计涨幅超过一倍,但走势相对平稳,绝大部分交易日的单日涨幅在4%以内,没有一个涨停板。

  最近一段时间,上海京颐甚至还传出了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。2018年11月下旬,国内某大型券商研报列出的科创板首批潜在标的,就包括上海京颐。2019年以来,国新健康涨幅巨大,1月30日触底后,从13.71元起步,截至3月21日累计涨幅超过1倍。

  成交放量的过程中,先知先觉的资金已经潜入。仅从龙虎榜营业部交易席位来看,买入资金相当部分来自华东地区。

  2018年5月9日,华鹏飞公告称,正在筹划资产收购事项,标的资产属于医疗信息化行业,交易金额为20-30亿元,但收购事项处于洽谈阶段,中介机构尚未确定,其股票自2018年5月10日开市停牌。

  但根据华鹏飞后来的公告,上海京颐2018年6月22日进行了增资,并于6月28日完成工商变更。截至2018年7月6日,软银天璞成为第一大股东,持股11.8203%,李志持股11.6036%,上海展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、邵华钢分别持股9.5594%、 6.8047%,为第三、第四大股东。 李志、邵华钢等通过一致行动协议,合计控制上海京颐44.3175%的表决权,因此实际控制人为李志和邵华钢。

  大量买入的交易席位中,有四家来自华东地区。根据披露,3月19日买四和20日的买三席位,均为中信证券上海东方路营业部席位;19日的买三席位,为华泰证券无锡金融一街营业部。

  有媒体报道称,2016年9月,上海京颐完成9700万元C+轮融资。当时公开数据显示,自2010年起,上海京颐连续6年盈利,并保持30%以上的年复合增长率。2015年,公司营业收入为1.83亿元,税后净利润超过5000万元。预计2016年-2018年新增医疗信息服务类订单不低于6亿元、8亿元、10亿元,预计确认收入不低于3亿元、6亿元、10亿元,预计税后扣非净利润不低于7800万元、1.5亿元、2.5亿元。

  根据国新健康2018年6月29日披露,上海京颐注册资本7287.0301万元 ,李志为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15.1001%;上海软银天璞创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为第二大股东(下称“软银天璞”),持股14.7203%;邵华钢持有8.8551% 。

  最高拉升到21.07元,上海趣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业绩有待提升,2019年1月,当天净买入后,国新健康尚未披露收购上海京颐的价格。

  3月19日买四、20日买三席位,部分交易席位还连续两天大量吃货。国新健康收购上海京颐!

  2月22日之前,国新健康单日成交多在4亿元以内。2月22日之后至3月18日,成交明显放量,多数交易日成交均在4.5亿元以上,最高达到8.78亿元。

  2018年7月12日,华鹏飞收到李志发送的书面告知,不再与华鹏飞推进本次重组,相关协议将于2018年7月21日终止。几天后,华鹏飞决定终止此次重组。

  而最初方案显示,为同一家营业部席位,上海证监局网站信息显示,买入金额分别为2494万元、2309万元。而3月19日买二、买三席位,占当日成交金额约45%。而且买二、买三两个席位均为净买入,3月20日,双方签订框架协议。买入前五中的多个席位,其他多数交易日涨幅均在4%以内。深交所龙虎榜数据显示,3与19日,除了买一的港股通席位净买入金额低于400万元,除了上海京颐。

  从3月19日的分时图来看,国新健康最开始的走势并不强势。当天早盘,其以20.9元小幅低开,盘中最低价为20.63元,最大跌幅为 1.8%,但随后开始大幅拉升,很快便封住涨停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